查看: 145|回复: 0

黄帝内针使用的思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4-7 09:26: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帝内针使用的思考

文 刘 磊


针刺是中国传统医学的重要治疗手段。在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中,大量篇幅是讲述针刺的理论与方法的。《黄帝内经. 素问》曰:“是故刺法有全神养真之旨,亦法有修真之道,非治疾也,故要修养和神也”。由此可以看出,中华民族的祖先在2000多年以前已经积累了大量的针刺实践病例与经验,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理论体系,同时,对针刺效果的认知也已经超越了治疗疾病,上升至了更高的“修真之道”层面。金元时期著名针灸医家窦汉卿所着《标幽赋》开篇即曰:“拯救之法,妙用者针。”其中的一个“妙”字对于针刺的诠释则十分传神。

中国传统针刺方法在几千年的传承与实践中产生了众多的流派和不同的理论。黄帝内针是杨真海大师所传承的法脉,原属于道家秘传,有法卷记述的传承已有十余代。其针法类似中国象棋与围棋,规则简单,讲究整体策略与应变,对于规则的应用之妙,存乎一心。自杨师广传此针于世以来,疗效神奇而迅速,救无数病患于水火。笔者自得杨师亲授,所治疗的病例涉及妇科、儿科、消化内、心脑血管、神经内科、骨科等,范围之广,疗效之速,常常使笔者自己亦啧啧称奇。在对黄帝内针的使用过程中,笔者有了一些思考,仅属个人浅陋之见,望杏林同道不吝赐教。

一、黄帝内针所遵循的基本法则。在《黄帝内针》一书中,给出的总则共有四句:“上病下治,下病上治;左病右治,右病左治;同气相求;阴阳倒换求。”并提供了36个穴位和18个对应关系,对上述总则进行了详细的论述。在笔者的应用过程中体会归纳为三句话:“远端取穴,对称平衡,灵活变通。”

黄帝内针的诞生是历代祖师对人体运行机制深刻理解的产物,其最底层的理论基石是人体的经络系统,特别是手足“三阴三阳”十二经络加上任督二脉共十四条经络所组成的人体网络系统。在这个系统中“经脉所过,主治所及”,实现了对人体疾病的全覆盖。经络乃先天形成,如生命之根,散布周身,五脏六腑则可视为经络在躯体内所凝结的果实。故黄帝内针有视“五脏六腑”为虚位的说法,治疗疾病只在经络中辩证思维。

首先,“远端取穴”是指在十二经络的远端取穴,那么远端在哪里呢?杨真海师父指出:“肘以下、膝以下”。至此,黄帝内针只在肘膝以下(包括头顶部的百会等穴)取穴的特色成为了上述理论的必然结果。

其次,“对称平衡”的含义也是对人体阴阳理论的最好注解。《内经.素问》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所谓的“本”即指“阴阳”。黄帝内针临床选穴时遵循的“三二一”原则:“三”指“天地人、上中下也”,疾病所处的区域在上焦、中焦或下焦;“二”指小“阴阳”,身体的阴侧还是阳侧;“一”指“阿是”,即痛点或反应点。阿是穴的存在与疾病形成了“灯与影”的关系,身体的反应点成为了疾病治疗过程中的指路明灯。同时,阿是穴也使36个穴位和18个对应关系成为一套坐标体系,使临床针刺之处有坐标可循。正应了《标幽赋》所言:“定脚处,取气血为主意;下手处,认水木是根基。”

最后是“灵活变通”,这最是黄帝内针的灵魂所在。数千年来,针灸方面的书籍和经典病例汗牛充栋,对于人体各穴位的功能与主治也有详尽的归纳与总结,留下了许多经验的结晶,其中最为著名的口诀之一为《四总穴歌》,诀曰:“肚腹三里留,腰背委中求,头项寻列缺,面口合谷收。”以大家熟知的“面口合谷收”为例,面部和口腔部的疾患、疼痛往往在合谷穴上一针即可见效。但是,临床实践往往也不能“收”。这就带来一个问题,为什么不能“收”,怎么才能“收”。这是中医针灸学教材中没有提及的问题,也是困扰针灸医生的重大问题,究其根源就是把穴位的功能与主治完全明确、完全规范、完全锁死。黄帝内针在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首先是精选阿是穴,往往是一针即收。不见效的情况下,灵活运用“阴阳倒换求”的总则,“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依托经络之间的“阴阳表里”关系、“开阖枢”关系等,在六经之间、三焦之内,仍有许多个备选穴位,可以有效的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有些类似于围棋的定式与对弈时的灵活应用之间的关系。因此,黄帝内针的学子经常感叹:“法无定法”。

二、针刺效果的生物学机理思考。中医针刺的效果虽然明确,但是其作用的科学机理至今没有探明。人体的经络系统也没有完全被科学实验所证明。新中国成立以来,科学界借助物理、化学手段特别是是生物电、超声波等对经络进行了探测,结果也没有定论。在这种情况下,针刺的机理问题似乎成为了一个无法解决的问题。

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石学敏院士带领团队做过小白鼠的动物实验。把小白鼠大脑动脉阻断,进行针刺对照实验。3小时后,没针刺的一侧脑细胞线粒体混乱,出现了水溶解现象,功能丧失。而针刺侧,6小时后只有轻微水肿,细胞线粒体重新整齐排列。9小时后,线粒体清晰排列,细胞恢复正常生理状态。12小时后,出现了完整神经元细胞结构--骨桥。近年来,国内也出现了利用PET-CT监测针刺效果的人体实验。这些实验都较好地提供了针刺效果的科学证据。

对人体自身的认知是数千年来人类的重大课题。随着现代科技的飞速发展,认识水平的深入,反而让我们更加觉得对人体知之甚少。例如,量子理论逐渐成熟后,科学家才对生物体内化学反应如此高效有了一些初步的认识。而古人发现人体经络和针刺效果,是一种经验累积。但更多的是来自于他们对世界的细致观察与哲学思考。在不掌握,也不可能掌握人体运行科学机理的情况下,持简驭繁,跳过了现代科技所定义的细胞、物质传递、信号传导、生物电等概念,从更为宏观的哲学层面思考与解释。这是一种高明的策略,也是低科技手段处理高级生命现象时的智慧之选,即使在今天和未来很长的时间内依然有十分重要的学习和借鉴意义。

人体从一个受精卵细胞分化而来且分化过程中,细胞总是成对的出现,呈2的几何倍增长。在这种分化过程中,成对出现的细胞之间有没有信息沟通的渠道呢?分化的过程中,细胞受到基因表达的控制,逐步出现具有不同功能的细胞群,进而有了四肢和不同的脏器。既然人体可以控制着对称的组织保持着相同的生长发育节奏、相似的形状,而不会出现错误,那对称的组织之间有没有信息沟通的渠道呢?针刺效果不是人类独有,在猫、狗、鼠等其它哺乳类动物都能找到穴位,取得人体类似的效果,为什么呢?回答上述问题可能会对解决针刺机理的提供重要的线索。

笔者认为,现代科技之所以没有证明经络和针刺的问题,可能是我们的目前使用的声光电等科技手段还比较简单、粗糙,经络存在的证明方法应该远高于目前科技手段。经络存疑的学说可以留待将来再解决,但是不能把所有我们现阶段无法证明的假说一概认定为是“假的”、“错的”、“不科学的”。近现代有很多人包括一些知名的医务工作者和高官以中医“不科学”为理由,彻底否定和反对中医,笔者对此保留不同意见。

三、经典案例的思考。笔者在黄帝内针的实践过程中,发现了一些典型案例,引发出一些有趣的问题,在此与大家分享。

1、2017年6月的一天夜间,笔者(男,41岁)因左眼剧烈疼痛而醒,初步判断是炎症感染所致,具体位置为外侧眼角处疼痛为最,牵连到整个左面部,遂叫醒爱人为笔者针刺。所取部位为手阳明经、少阳经的合谷、二间、三间、中渚、阳池和董氏奇穴的小间等穴,下针后数分钟,疼痛消失,留针20分钟后起针,继续睡觉。至天明,发现左眼外侧眼角下一寸处,长出了一个1×1mm的小疙瘩,眼部、面部的感染情况完全消失。面对急性感染,针灸是怎么快速调动免疫系统工作的呢?为什么出现了一个小疙瘩?

2、2017年8月,安徽农业大学的辛同学(男,25岁)因为左侧腰痛,求助于笔者。在第二次针刺时,选取了右侧太阳经、少阴经上的委中、承山穴、阳陵泉、太溪等穴,辛同学自述浑身发热,随即出现了呼吸急促的情况。笔者迅速起针,抽拉其腋前大筋。5分钟后,病人各种不适缓解。自述,如同长跑过程中心肺功能抵达极限的状态,过程中伴有轻度昏厥的情况。对于一个长期参加健美训练的青壮年,为什么几根1寸小针就能让其出现这种剧烈的反应?

3、2016年12月,邻居林女士(43岁)自述睡觉时,双侧胳膊发麻,不敢侧身。因平常工作关系,颈椎不适,很怕受凉,常年系一条厚围脖。生理周期不准且颜色发黑。针灸时选取了后溪、阳谷、列缺、内关、大陵、外关等诸穴。针2次后,出现好转;针6次,胳膊双侧发麻的情况和颈椎都有明显好转。坚持针灸20次,生理周期和颜色均转为完全正常。自述一下年轻10岁。生理周期不准是中青年女性常见问题,现代西医在治疗时,一般使用激素和抗感染治疗,但效果经常不理想。而针灸在这个方面具有十分明显的优势,一般能够在2-3个月内调整至完全正常。且通过一段时间的针刺,身体的各类不适,均有明显好转。在不使用人工激素介入干预的情况下,实现了良好的预期效果。这其中有许多值得思考的问题,例如例假不准与身体激素水平之间到底何为因果?颜色发黑一定是由于感染造成的吗?疾病的治疗如同过河,本来就手段多样,只要能达到目标,无论什么手段只要能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就是好的方法。而墨守成规,僵化机械的方法不仅在医学上会失败,在其他领域一样也会失败。笔者在临症时,特别注重“阴阳”的思考,把所有有形的物质理解为“阴”,而把无形的信息与能量运动理解为“阳”。注重一年四季的寒暑运动变化,人生活习惯和环境对疾病产生及影响,考虑人与自然的互动变化,而不是孤立、静止地看待疾病。对人体的研究与认识是人类最重大的课题之一。目前看,只有起点,没有终点。笔者对于黄帝内针的实践也刚刚开始,在有生之年必将坚持不懈,希望能够造福更多的身边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